吃完午饭,大伙都撑得几乎迈不开腿。

大伙干脆端了几张板凳坐在了厨房外面的走道上,一边喝着农家的大腕茶,一边享受着土楼里的清凉。

正在这时,一个模样端庄的女子手里牵着一个女孩,手里挽着一个竹篮出从土楼外面走了进来。

 “哎呦,你怎么就这样跑了回来啊。”伯娘颠着小脚迎了上去,把女子手里沉甸甸的竹篮接了过来,并抱起了小女孩。

“我想奶奶了。”小女孩乖巧的话语,惹来奶奶一顿几乎停不下来的亲吻。

“妈,听说旺财回来了,我回来看看。”说话的女子正是徐南的堂嫂。

“嫂子好。”大伙站起来和嫂子招手示意。

“做,都坐着,都不是外人。知道你们来玩,特意带了些朱古稔回来给你们尝尝。”肚子微挺着的堂嫂指了指伯娘手里的竹蓝。里面装满了黑得发紫的朱古稔。这是当地盛产的一种野果,拇指大小,样子长得像装红酒的圆酒桶一般,味道异常甜美。这种野果还可以用来泡酒。

“快,快上楼去,别再露脸了。万一让高主任发现你回来了,肯定又要上门找麻烦了。”伯娘把竹蓝递给了徐南,赶紧扶着堂嫂上楼去了。

“你们玩得开心点。”嫂子上楼前嘱咐他们道。

“伯娘一家人真好。”曹柳飞一边迫不及待地吃起朱古稔来,一边说道。

“你是不是忽然想改嫁徐南,不要王海了?”死胖子笑道。大伙都还记得死三八当年死缠着要做王海他妈儿媳妇的事。

“不碍事,一三五住王海家,二四六住伯娘家,两头吃。”曹柳飞一边吃,一边“厚颜无耻”地说道。

大伙集体翻了个经典的白眼,也赶紧动手吃了起来。再不动手,恐怕着满满一大竹篮的朱古稔也会被死三八一个人一扫而空。

“你们连翻白眼都有讲究啊?”陈佳娅看着他们整齐划一的翻白眼动作,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个啊,等以后,让王海教你,学会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王淳渊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想起了之前徐南教她翻白眼时的情形。

满满一大竹篮的朱古稔,差点被他们吃得见底。个个嘴唇都吃得发黑,你看我,我看你,大声笑了起来,吓跑了一地的鸡鸭鹅。

黄昏,在田地里劳作了一天的人们,陆陆续续回到了土楼。土楼一下子热闹了起来。许多人围了过来,围着徐南他们问长问短。家家户户的婆娘也都开始忙活了起来,为今晚的大聚餐做着准备。

土楼的热情爆发起来就像就像火山喷出的熔岩一般。吃不完的流水席,喝不完的米酒,听不完的俚语。广场上烧起了一堆篝火,土楼的乡亲们趁兴对起了山歌吹起了唢呐,一番热闹温馨的景象。

虽然伯娘不许徐南他们喝米酒,只让他们喝自酿的客家黄酒。但几大碗黄酒下去,个个的脸都涨得通红。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