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陈佳娅帮了我们那么大的忙,我们是不是应该请她吃顿饭什么的,表示感谢啊?”王海一边吃着甘甜可口的绿豆粥,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

“好,我们不如….”曹柳飞刚想接口说下去,但发现其他几个的反应都不太热烈,便住了口。

每回一提起陈佳娅,大伙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跟着低头不语。自从大伙知道陈佳娅是新来的公安局陈局长的女儿之后,就无形中和她多了一份隔阂。

虽然后来听新闻才知道,那天晚上陈局长亲自坐镇指挥,协调了公安、武警、民兵几个武装力量,才把东山岭的滑坡的的生命财产损失降低到了最低。

陈局长后来还协同几个行政单位一起腾出十几套宿舍来安置灾民。

曹柳飞家现在就暂时住在公安局家属大院的宿舍楼里,和陈佳娅家之隔了一栋楼。不过他们家的新楼也差不多重新盖好了,很快就能搬回去住了。

即便如此,他们对这个陈局长还是心有芥蒂,因为陈局长原本就是小镇的人,而且是从陈家祠出去的。在他们眼里,如果不是陈局长,王军的父亲就不会被调走,王军也就不会离开他们。

大伙还对小镇那场持续了一天一夜的九二三暴乱心有余悸。王海家的小食馆那天也受到了波及,食馆里面的桌椅碗碟被陈家祠的人砸烂了不少,就连那锅熬了十几年,从没断过火的的高汤也被他们掀翻在了地上,洒了一地。

要知道,这锅高汤可是凝聚了王海母亲十几年的心血。她每天睡觉前先要把高汤里的残渣清理干净,加水换上换新鲜牛骨,添加按照祖传秘方配好的调料。半夜还要起来给炉子换煤球保证不会断火。一大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给这锅高汤注入刚摇出来的甘泉井水。有一次夜里换煤球的时候,一个刚夹起,烧得通红的煤球,忽然散开,烫伤了王海母亲的脚。王海的母亲一瘸一拐了一个月才见好。

王海的母亲就像伺候祖宗一样伺候这锅高汤。这锅高汤就是小店的精华,小店的金字招牌,小店的灵魂。

小店被砸的当天晚上,王海的母亲哭了一宿,她不是心疼那些被砸烂的锅碗瓢盆,她是在心疼那锅高汤。

“那我们总不能屁都不放一个吧,毕竟她救了死三八一命。”王海一直觉得不应该把陈佳娅和这些恩怨牵扯到一块。

“王海,你是不是喜欢上了陈佳娅啊?”死胖子忽然发现王海的脸涨得通红,便开始一脸坏笑了起来。

“别胡说八道,我只是觉得一码事归一码事,陈佳娅是无辜的。再说了,那天晚上,你们不是个个都对她印象挺好的吗?”王海掩饰着内心的慌乱,依然狡辩着。尽管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辩解苍白无力。

 “是啊,她人真挺好的。之前还上门给我送了些衣服,那都是她按照我身材特意新买的。”曹柳飞的一声感叹总算把王海从即将穿帮的尴尬中救了出来。

“就是啊,我们的确不应该把陈佳娅当仇人一般。她和陈家祠那些人压根就不一样。”王淳渊放下手里的《罗密欧与朱丽叶》说道。

曹柳飞和王淳渊你一言我一语,把一些陈佳娅的事迹逐条摆在了桌子上。

种种迹象表明,陈佳娅的确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女孩。

徐南和死胖子终于败下阵来,同意把仇人的标签从陈佳娅身上撕掉。

“上次寒假我们不是原本要计划去徐南的乡下玩吗?后来不是因为王海住院没去成,我们不如趁这个暑假去一次,叫上陈佳娅。”曹柳飞提议道。

“好,好,好!去!去!去!”死胖子一直惦记着那里那些吃着田里的泥鳅和螺蛳长大的鸡鸭鹅鱼。

“太好了,我刚想跟你们说这事。”徐南的父亲昨天刚提起让他回乡下一趟,带些东西回去给他爷爷。

“我们开摩托车去。我能借到两辆摩托车。”死胖子提议道。

“不过还少一辆。”数学一直不好的死胖子,数了数手指说道。

“我能借到一辆。”王海指了指隔壁的院子。

住王海隔壁的是绰号水牛的林欣恒,最近在追王海班上的黄蓉,经常要王海帮他带信啊礼物什么的,所以对王海几乎是有求必应,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要知道上次王海借了他的《射雕英雄传》被陈早更没收了,他拿着一条竹棍追了王海整整三条街,从城东一直追到了城西。

林欣恒的院子外面,正好停着一辆嘉陵摩托车。王海就是用它学会了开摩托车的。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