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1)班的班主任是个典型的愤青,姓刘名志森,因为瘦且喜欢把双手插裤兜里,提着好像随时可能掉下来的裤子走路,远远看去,好像一条独立行走的棍子一般,因此得了个绰号森棍。

森棍永远披着一头蓬松的头,戴着比啤酒瓶底还厚的眼镜片,下巴的胡子总是愤世嫉俗地生长着。森棍看人的时候,喜欢把头仰起,拿鼻孔对着人。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鼻毛打理得比头发整齐多了。

按照他的说法,拿鼻孔对人比拿屁孔对人文雅多了。

他似乎对一切存在的东西都不满。对社会不满,对体制不满,对领导不满,甚至对长得比他帅的学生也不满。

每回上课,森棍总是先发一顿牢骚,然后才穿插广告一般讲一下课本内容,最后以牢骚结束。

还好,他教的是原本就是无趣的政治课,他的牢骚比课本上的内容精彩多了,所以学生们也不怎么抗拒上他的课。

森棍个性和外形一样放荡不羁,甚至比射雕英雄传里面的黄老邪有过之而不及。他住高中部教学楼旁边的单身宿舍里。夏天晚自习的时候,他总喜欢洗完澡后,穿着背心短裤,趿着一双木屐来巡班,他一出现,整个高中部都能听到那放荡不羁的塔塔声。来也塔塔,去也塔塔。

比这更令人叫绝的是,冬天的一个晚上,他居然一手提着个炭火炉,一手拎着一个锅和一袋火锅料来到了班上。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心无旁骛地在讲台上支起了炉子,打起来了火锅来,还一边吃,一边看报纸,不时抬起头,呵斥那些不用心看书,只顾看着他吃的同学。

“看什么看,认真读书去。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将来连火锅都吃不起!”他用筷子指着那些正努力把口水往下咽的吃货们,如此教训道。

那个晚上,整个课室里弥漫着火锅的味道。引得不少其他班的同学过来围观,但都被他那不羁的眼神和那随时有可能飞过来的筷子给吓跑了。

总而言之,森棍就是高中部的一朵奇葩,而且是一朵盛开的奇葩。

但奇怪的是,这多奇葩居然能在学校里生存下来。所以很多学生都在怀疑森棍是校长的私生子。

当然了,这只是猜测而已。

雨过天晴后的星期一早上。

森棍和往常一样,双手插兜,掖下夹着一本可有可无的政治课本,仰着头走进了教室。唯一不同的是,他后面跟着一个身穿着校服的漂亮女生。

王海抬头一看,差点窒息晕了过去。

这个女同学不是别人,正是那天晚上嘴对嘴帮死三八做人工呼吸的陈佳娅。

“同学们,今天我们班转来了一位新同学。先请这位同学自我介绍一下。”

“大家好,我叫陈佳娅。很高兴认识大家。”

课室里顿时掌声如雷。王海清晰地记得,那雷声比王淳渊第一次出现在初三(2)班门口的那次,还要大,大到震耳欲聋,差点把他的小心脏都给吓了出来。

更凑巧的是,陈佳娅刚好就坐在他前面,和那个从小学,到初中,甚至高中都一直和他同班的廖蔚同桌。

陈佳娅一眼就认出了王海就是那天晚上那个满身泥浆的少年。

“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陈佳娅再一次向王海伸出了手。

他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晕倒在地。

后来王海才知道,那天晚上见到的那个中年男子就是接替王军父亲,新来的公安局局长,陈佳娅就是他的女儿,刚从外地转学过来。

他陷入了矛盾之中。

按理来说,这个新来的局长就是王军父亲的仇人,王军父亲的仇人也就是王军的仇人,王军的仇人也就是他王海的仇人,仇人的女儿也就是他的仇人。

东山岭滑坡的那天晚上之后,他发现自己无论在心里和生理上都在萌发一种无法言语的冲动。而这种冲动却和眼前的这个仇人有关。

仇人相见,按理来说,必须是分外眼红。

但是他却怎么也恨不起来,更糟糕的是,他发现自己还很喜欢偷偷看仇人,留意她的一举一动,一眸一笑。

仇人和情人,似乎就是那么一字之差。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