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雨水特别多,从开春以来,就一直下个不停。

河水一直上涨,已经漫过了河堤,要不是王海家的院子比河堤要高出一大截,恐怕家里早就进水了。

入夜以后,雨水忽然开始变大,整个小镇被笼罩在电闪雷鸣之中。

一场百年一遇的洪水冲击着小镇。小河的河水一直在上涨,已经漫过了古桥桥墩最上面的石狮子。站在古桥上,感觉波涛汹涌的河水就在脚底下奔腾而过,整个桥面都在颤抖。

小镇里,有些低洼的街道,已经淹在了水里。

学校的晚自习已经取消了,工厂的夜班也取消了,所有的在外的人,都匆匆赶回家。沿河的居民都在全力以赴,争分夺秒地筑防浪堤对抗洪水。

王海正在院子里,帮着父亲搬运沙袋,在院子后门前筑起了一道一米高的防浪堤,防止河水溢进来。

父子俩浑身都湿透了,母亲则在里面给他们熬红糖姜水驱寒用。

忽然间,随着一声巨响,一道闪电,击中了东山岭。

“搞不好,东山岭有可能会山体滑坡,山泥倾泻。”父亲直起腰看着东山岭,担忧地说道。

王海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前几天,曹柳飞的父母去深圳看望她哥去了,这段时间就她一个人在家里。

她家正好在东山岭的家下。后面是一个光秃秃的大斜坡。

王海放下最后一个沙包后,赶紧跑到客厅里,拨通了曹柳飞家的电话。

“我好害怕。”电话那头的曹柳飞哭了起来。

“后面的斜坡不断有怪响,山泥不断像黄河水一样滚下来,我真的好害怕。”一向大胆的曹柳飞无助地得像个孩子似的。

“别怕,这样,你赶紧下楼,到灯光球场等我,我马上过去接你。”王海刚说完,话筒里就传来一阵巨响,跟着是曹柳飞的尖叫声。

嘟嘟嘟,电话断了。

王海当场傻眼了,心里感觉到情况不妙。他赶紧给徐南和死胖子打了个电话。

“妈,我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王海对着刚从厨房里端了碗姜汤出来的母亲说道,便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儿子,你干嘛去啊?带把伞!”母亲放下姜汤,冲到门口,对着儿子的背影焦虑地喊道。

“我一会就回来。”王海已经跑远,消失在了雨中。

当王海气喘吁吁跑到灯光球场,就远远看见曹柳飞家的那栋三层高的小楼,已经被堆积如山的黄泥土掩盖住了一大半,整栋楼往外倾斜着。曹柳飞房间临街的窗只剩下半截露在外面。

让王海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东山岭,山体滑坡了!

与此同时,徐南和死胖子也上气不接上气地赶到了。

浑身湿透的三人站在灯光球场上,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如同灾难片的现场一般。确切来说,就是灾难的现场。

“快去救人!”最先反应过来的死胖子大叫了起来。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