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四人在篮球场呆坐着,一筹莫展的时候,一辆响着警笛,闪着红光的警车从球场边上的环城路呼啸而过,后面紧跟着一脸救护车。

大伙都站了起来,沉重的目光尾随这两辆疾驰的车辆,直到它们消失在了往医院去的那条路的尽头。

救护车上躺着的,十有八九就是吴贱。

大伙的心情和双腿都像灌了铅似的,愈发沉重。

“没想到事情会搞到这样。本来只是想教训一下他。”死胖子懊悔地说道。

“真倒霉,难怪今天早上我听到乌鸦叫了。万一真要弄出了人命怎么办?”王海越想越害怕。

“没出息,现在后悔有什么用。我们还是想想怎么解决这件事吧。”徐南白了王海和死胖子一眼,随后便把目光投向王军,等着他拿主意。

“我们把现场所有细节回忆一下。”王军侦探一般的脑子终于开始转动了起来。

“王海,你是第一个和吴贱接触的,仔细想想,他有没有可能认出你?”

“应该不可能吧,距离那么近,我压根不清楚吴贱的样子。要不是他开口说话,我都不敢肯定他就是吴贱。再说,我站的地方,比吴贱站的地方还要暗,况且我还带着口罩呢。”王海歪着脑袋很认真地想了想,最后很肯定地摇了摇头。

“你的脖子怎么样?有没有破损?”王军最担心的是吴贱弄伤王海的脖子,指甲上残留了王海的血迹或者皮肤什么的。

王海赶紧把领子解开,歪着脖子,让王军在路灯下仔细检查了一番。

“还好,只是红了一圈,没有破损。”随着王军的确认,大伙稍微松了一口气。

“今晚回家后,记得用冰敷一下,明天红印就应该就会散去的。”王军提醒了王海一下。

 “徐南呢?”

“更不可能,吴贱根本就没发现我,我是从侧面偷袭的。”徐南十分有把握地说道。

“大伙,再想想,我们有哪些东西落现场了。”

“木棒。”

“装辣椒水的塑料瓶。”

“麻包袋。”

“还有那条没来得及用的绳子。”大伙纷纷把原本按计划要带走的物件但却落下的东西一一报了出来。

“除了这些之外,大家再仔细想想,有没有什么其他个人物品掉了。”

 “应该不会有什么个人物品落在现场吧。再说了,我们出发之前不是都已经互相检查了一下,确保没有个人物品带在身上了吗?”死胖子提醒王军道。

“我知道,我就是想再确认一下。”王军依然固执己见。

大伙以一边皱着眉头门仔细回忆,一边把衣服所有口袋翻来找去,最后全部摇了摇头。

“你们再想想,离开王海家后,有没有可能在没带手套的情况下摸过木棒和塑料瓶这两样东西。”虽然这些注意事项在行动前王军已经重复又重复地提醒大家,但他还是不放心。

大伙思索了一番之后,还是摇了摇头。

“还好,情况不算太糟糕。”王军终于舒了一口气。大伙也随之略微轻松了一点。他们这才觉得王军之前想的实在是太周到了。

 “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各自回家。电影院的最后一场电影应该快要结束了。”王军把今天早上买好的电影票分发给大家。

这电影,他们其实上礼拜就已经看过了。这电影票,是王军提出,用来做不在场证据的。

“对了,回去后,大家记得把鞋子扔掉,现场肯定有不少我们的脚印。还有别忘了,明天早上六点,东山岭脚下,老地方碰头。”临别前,王军提醒大家道。

“对了,徐南,你为什么那么晚才来和我们碰头?”王军忽然又想起了什么。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