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倒霉鬼不是别人,正是陈小曼。

陈小曼,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低着头,颤抖着把自己送到了陈早更面前。

陈早更已经习惯性地把双手叉在了腰间。这是她发飙前的标准动作。

路过的学生没有一个敢多停留一秒钟,纷纷加快了步伐,生怕无辜受牵连。

“对不起,对…不起。”小曼习惯性地吞吞吐吐着。

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吗?”陈早更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我… 不知道。”小曼的声音又低了八度,声音细得跟蚊子似的。

“你为什么不穿校服!”

“我的校服昨天弄脏了,今天早上还没干。”

“你只有一套校服吗!”

“学校规定,每个学生至少要有两套校服,只要在学校,就必须要穿校服,你不知道吗?”

陈早更终于把声调降了下来。因为她自己也意识到,再继续飙上去,会把自己娇俏的嗓门喊坏的。

校服,那可是一件很严肃,甚至关乎校园政治的事情。全世界都知道,校服的供应商是校长的小舅子。

陈小曼低头不语,两腿并拢着,双手不知所措地捏着自己衣角,眼眶里的泪珠直打转。

小曼天生就是一副可怜人的模样,此刻更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但在陈早更眼里,这是伪装,典型伪装。她什么人没见过,你以为这样就能够蒙混过关吗?

她脑海里甚至涌现了那个少找她五毛钱的小贩的摸样。

眼前这个小女孩,没准就是那貌似老实,实则老奸巨猾的小贩的女儿。嗯,是有几分像,而且越看越像。

一想到这里,陈早更的火气蹭蹭地又上去了。

“让你的家长明天来办公室见我!”

“你现在马上去校务处领一套新的校服,马上换上,否则今天别想上课!”

“我没钱。”小曼急得快哭了。

“没钱,你来的读哪门子么书啊!去路边当小贩好了。”陈早更不依不饶。

“陈早更!你不要欺人太甚!”一个年轻的声音横空而出,高叫着!

陈早更虽然知道学生们背地里怎么叫她,但是亲耳听到,却破天荒的第一次。

不仅仅是她愣住了,全世界都惊呆了。

在场的每个人都感觉一股西伯利亚寒流瞬间笼罩在了校园的上空。

泪眼婆娑的陈小曼抬起头,惊讶地想要看清是谁胆敢这个时候挺身而出。她从小就没有什么朋友,一直觉得自己像一只谁都可以践踏的蚂蚁。又有谁会在意一只蚂蚁呢。

她脑海里忽然跳出来一个成语:英雄救美。但很快,她自动自觉地把美字换成了丑。一向自卑的小曼,感觉美那是一种距离她很遥远的东西。只有班花罗秋凝那样的才称得上美。

这个堵枪眼的英雄正是徐南。

徐南后面那几个曾尝试拉住他的几个小伙伴,个个手足无措,一脸无奈的样子。

徐南比杀牛街里那些宁死不屈的牛还犟的个性,又怎是他们拉得住的。

小曼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种幻觉:一个身高八尺,左手青虹剑,右手龙胆亮银枪,跨下白龙马,一身白盔白甲,姿颜雄伟的英雄,正向她而来。

只见英雄勒马横枪,剑指前方,大声喝道,吾乃常山赵子龙,何方妖孽,胆敢在此加害良家妇女,快快前来受死。

但小曼很快被一阵她这辈子听到过的最高音从梦境中带回到了的现实中来。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